top of page
logo.png

新案一半跟AI相關!專訪緯穎執行長洪麗甯 ChatGPT能否救景氣?


緯穎科技執行長洪麗甯接受《天下》專訪,談緯穎如何面對伺服器產業大環境以及AI商機。 (黃明堂攝)


【文/楊孟軒;圖片/黃明堂攝】


過去十年成長迅猛的緯穎,面對今年的景氣逆風,執行長洪麗甯怎麼看?如今火熱的生成式AI、ChatGPT商機對緯穎和雲端服務商,帶來什麼效益?


今年年初的緯穎kick-off大會,執行長洪麗甯秀出一張簡報,介紹老鷹、蜂鳥、鴿子和信天翁,四種不同鳥類的翅膀構造及飛行方式。


她要員工學習信天翁,順風逆風都能駕馭。


因為,「這是緯穎十年來第一次遇到大環境逆風,」她告訴《天下》。


頂著一頭捲髮、粗黑框眼鏡的洪麗甯,個頭嬌小的她說話活力十足。同仁形容,她對市場敏銳且行動快速果決,是科技業少見能鼓舞士氣、又具備執行力的女性CEO。


今年首季,台灣科技業哀鴻遍野,除了鴻海小幅成長,其餘電子五哥皆陷入衰退。但這家11年前才從緯創獨立的雲端伺服器專業代工廠,卻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43%,傲視台灣電子業。


而且,當前最夯的就是ChatGPT熱潮,瑞士信貸今年3月發布的報告指出,緯穎是AI直接受惠者,因為Meta與微軟兩家大客戶就佔營收六到八成,而且來自亞馬遜的業務也快速擴張中。而這三家科技巨頭,都是AI的主導者。


即便有生成式AI這塊新動能,洪麗甯卻毫無輕鬆感。


砍單潮從手機蔓延到伺服器


面對通膨、升息影響需求,砍單潮從手機到PC,連原本中流砥柱的伺服器成長也失守。


市調機構集邦科技估計,四大雲端服務商亞馬遜、微軟、Google和Meta皆下修採購量,今年雲端伺服器整體採購從年增6.9%降到4.4%。


但4月底,多家大型雲端服務商的財務發布會,應該能讓緯穎稍鬆一口氣。


因與ChatGPT母公司Open AI結盟,而成為AI指標企業的微軟,本季營收較去年同期增加7%,超越分析師預期。


此外,微軟宣布,將持續增加Azure基礎設施的資本支出。消息發布後,微軟的股價大漲7%。


另一指標Meta則終止連續三季營收衰退,且在資本支出持平下,仍會增加對生成式AI能力的投資。


大客戶資本支出不變甚至還加碼,代表AI軍備競賽相當激烈。緯穎財務長陳昌偉在今年2月的法說會提到,目前AI伺服器在出貨量及營收佔比還不到20%,但新開發的案子已經一半和AI相關。


作為台灣指標雲端伺服器的系統廠和AI商機受惠者,《天下》專訪洪麗甯,談緯穎如何面對伺服器產業大環境以及AI商機。


問:你怎麼看當前科技業的景氣,以及雲端伺服器產業的前景?


答:年初的員工大會,我告訴所有緯穎同仁,我們需要為這個產業十年來第一次逆風做好準備。


我們過去一直活在很好的大環境,抓到很好的領域(雲端伺服器)發展,努力執行、埋頭苦幹,公司持續成長,今年則需要因應景氣做調整。


緯穎執行長洪麗甯表示,「我十分看好雲端伺服器產業,尤其又有AI帶來的轉變。」 (黃明堂攝)


緯穎員工現在要向信天翁學習


我用信天翁來比喻,意思是我們要調整自己,以不同角度來面對不同風向,生意本來就沒有永遠處在順境。


長期下來,我十分看好雲端伺服器產業,尤其又有AI帶來的轉變。只是此時此刻,真的不確定景氣什麼時候回來。所以keep alert、keep resilient(保持警戒、保持彈性)。


去年上半年,緯穎被庫存壓到喘不過氣,打算發GDR(海外存託憑證)募資,我內心很掙扎,但下半年缺料開始緩解,就克服了困境。


現在有點像去年要發GDR之前的心情,希望我們能順利走過去。今年,我看著大環境的狀態,個人會保守點,期待過完今年就會看到春天,2024年會好轉。


問:景氣不好,生成式AI讓雲端服務大廠展開軍備競賽,你認為這會帶動什麼契機?


答:AI的軍備競賽重要,但客戶在資本支出固定的狀況下,內部必須要排出優先順序。


有人設法延長機器壽命,有些則是提高效率。明明以前做一台機器只能做100件事,但在公司政策要求下,工程師重寫軟體、再加強演算法,忽然間機器就能完成130件事,省下購機成本。


景氣好的時候,客戶會大方投資AI,但現在看不清楚景氣回春的時間點,所以回頭檢視,能不能再多擠出一點資源,我覺得客戶現在是在這樣的情緒。


緯穎現在很多案子都跟AI相關,確實是忙得要命,無論是設計、生產,都要開始再踩一點油門。目前緯穎AI產品出貨的比重不到兩成,但是如果順利,很快會到達這個比例(兩成)。


省電、散熱,是伺服器下一個決勝關鍵


問:因應AI伺服器的發展,緯穎的組織架構或研發人力有什麼樣的調整?


答:緯穎不會只因應AI而做調整。但考慮到未來伺服器的發展趨勢,我們抽出一個專門研究散熱技術的團隊,因為省電跟散熱是AI下一個決勝的關鍵。


工廠端就有很多地方要改變,以前只要測CPU(處理器),現在一個伺服器要測這麼多顆GPU(圖形處理器),變得很繁複,組裝線要微調、要做更多自動化。尤其我們做Rack Integration(機櫃系統整合),機器比以前重很多、大很多而且貴很多。要怎麼測試、測多久才算測試完成,我們還在經歷與成長當中。


加上雲端客戶現在都自己開晶片,複雜度變得更高。


很多時候晶片還在開發階段,我們就得先平行作業,拿著技術文件開始模擬,先把主機板做起來,你幾乎不可能等晶片好再來設計。晶片是很寶貴的資產,拿到之後就要熱騰騰地開始測試。


以前就是跟英特爾、AMD(的處理器)一起走,現在還多了GPU,綁在一起怎麼做、分開要怎麼做,這都是一路走來不斷學習的。


但一旦練起來以後,就是別人拿不走的能力。就像台積電被大家認可不是某個產品,而是它的整體執行能力與嚴謹度,良率自然就會提高。


緯穎在AI伺服器優勢並不是造出某項代表性產品,而是一種能力。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