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logo.png

蔡玉玲:身為女性不要覺得有歉意,大膽地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吧


能帶領上市公司繳出3千萬營收的女性董事長,仍被排除在產業公會理監事名單之外,女性工作者在職場上如何勇敢破框?台灣女董事協會創會榮譽理事長蔡玉玲在人才永續「TALENT, in Taiwan」倡議行動論壇暨DEI調查發表會中精闢分析。


「女性在職場上,是弱勢嗎?」台灣女董事協會創會榮譽理事長、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創辦人蔡玉玲,參與《天下學習》、《Cheers快樂工作人》人才永續「TALENT, in Taiwan」倡議行動論壇暨DEI調查發表會,在演講中拋出問題。

蔡玉玲在投影片上秀出數張照片,其中人物清一色皆為男性,場合則是工業總會、電電公會等產業權力核心組織的代表大會。「工業總會共70位理監事,僅有1位女性;商業總會、電電公會、外貿協會的理事則是掛零,1位女性代表都沒有。」

若深入基層調查,根據《天下學習》、《Cheers快樂工作人》發布的《2023台灣企業員工福祉大健診》指出,不論在公司歸屬感、公平升遷、放心表達意見上,女性都較男性低了7~9個百分點,女性甚至需多工作58天才會取得與男性相同薪資。

蔡玉玲指出,女性面臨的其實是「心理上」的困境,而非「能力上」的弱勢。

她舉出諸多台灣優秀企業為例,緯穎、特力、帆宣都由女性經理人帶領,營收也能破百億、千億,數據也顯示,女性領導的上市公司,有近7成的營收與EPS(每股盈餘)在疫情中仍逆勢成長。

可見女性絕非在能力上低人一等,而是需要相信女性的「不同」也是優秀領導人的特質。

在詭譎多變、充滿不確定性的產業環境下,擅長處理「人」的女性,只要能突破心裡障礙,將會有更寬廣的舞台,蔡玉玲要跟所有女性說:「不要覺得有歉意,我們可以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。」

以下是演講精華:


只有不同、沒有強弱,把「無意識偏見」翻轉成領導特質

你曾碰過無意識偏見嗎?例如男理工、女文史,女生要照顧家庭,還有情緒化,容易流眼淚等等。女董協會調查台灣上市公司的女性董事長或總經理,這些女生已經做到老闆了,還是有超過5成表示無意識偏見是他們面對最大的挑戰,第二個挑戰則是缺乏人脈和進入市場的資源。

為什麼這一群上市公司的女性老闆,會認為自己在職場上會欠缺資源?

這是工總的理監事名單,除了經濟部部長王美花以外都是男性;這是商總的名單,商總的理事4、50位,沒有女性;電電公會、外貿協會、玉山科技協會......等許多同業公會理事中,都沒有女性。

這難道要歸因於女性在能力上的弱勢嗎?顯然不是這樣。

S&P 500(標準普爾500指數)的企業中有41位女性CEO,橫跨各行各業,包含汽車製造、天然氣、石油開採,電信,還有軍火商、化學、工業、半導體、航空;台灣也有非常多優秀的女性企業家。

宏達電的王雪紅董事長,特力集團董事長李麗秋,她還是公司創辦人,即使受疫情影響,營收表現也沒有掉下來;帆宣董事長高新明,在她的帶領下營收已經衝上500億,台灣要打贏半導體產業的仗,帆宣非常關鍵;緯穎董事長洪麗甯,她的公司營收已經快3千億了。

這些企業家大家認識嗎?怎麼可以不認識,為什麼剛剛那麼多的同業公會、協會沒有邀請她們?我希望下次如果被問到台灣有哪些女性企業家,至少可以記得這些人的名字。

有這麼多優秀女性,為什麼在許多產業組織看不到?問題在於心理上的障礙。男性與女性在先天上確實有差異,我們說男性果斷果決,有遠見、衝勁、決斷力、魄力、強勢霸道;女性相對的同理細心,柔弱堅定、面面俱到。

而這些「不同」其實能成為很棒的領導人特質,只要我們跟自己說:「Yes, I can!」

就像一開始提到女老闆最大困擾——「無意識偏見」——很多都是領導力特質的展現,例如「情緒化」不正是代表你有關懷他人的能力嗎?

我認識一位女性上市公司的老闆,因為商業考量必須要裁員。她說,當跟著他非常久的老員工走進辦公室,他們兩個人抱頭哭了10分鐘。我想男性老闆大概不會這樣做,不過,從個人的感覺出發,員工可能覺得這樣的處理方式更圓融,更容易產生認同感。

特質本身沒有好壞,取決於你怎麼看待。若運用得宜,就能成為職場上的加分能力——「我的不同其實是我的強項」。

女性其實有很多值得男性學習的領導特質,女性會溝通、能激勵他人,知道自己的不足,所以更願意真誠地與人合作。因為這些特質,女性比男性更擅長處理「人」的問題,而管理與領導跟人密不可分,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統計都發現,有女性成員的董事會,績效會比全是男性的還好。


女性五大心理障礙

我們需要有更多的女性勇敢站到山頂上,但是什麼阻止了女性突破心理障礙勇敢向前?

首先,女性常被他人或自己加諸更高的標準,甚至大多數的女性不敢說自己有企圖心,男性有企圖心很好,女性有企圖心卻成為負面的標籤。

女性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,要表達之前會想非常久,動作就慢了;她也不善建立職場上的人脈網絡,在職場上只侷限在自己的小圈圈裡,所以在人脈資源上是匱乏的,最後,女性常遭受「冒牌症候群」所苦,機會來臨時總是擔心自己不夠好,懷疑自己,然後就會推託、猶豫,機會就消失了。

女董協會在做的事情,就是串聯這些優秀的女性企業領導人,一起突破困境。女性工作者有社群、有榜樣,男性同事則可以儘早認識女性主管的特質;我們不是要取代男性,而是男女的合作各有不同的特質,企業在栽培人才的時候也應該注意性別均衡,彼此互相合作,對公司將來的發展是更好的。

所以,女性不要覺得有歉意,我們可以大膽地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,這是一個非常不確定的年代,我們擅長處理人,舞台應該更寬廣,我們應該更有機會成功。


Kommentare


bottom of page